古商道沿线的茶叶与繁荣

中华人民共和国勐迈 — 姓那的一家拉祜族姐妹忙着从树上采茶,这是她们家族延续了几百年的传统和谋生之道。茶是她们的主要收入来源,尽管有些茶树已有上千岁高龄,它们总是象征着繁荣的未来。

“从我们远祖的时候起就有这些茶树了,”郭说,“它们是我们的运气。”

在中国偏远的西南地区,郭和她的妹妹瓦是丰富而古老的普洱茶文化的一分子。普洱茶在当地历史上和区域发展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由于古代中国西南至老挝沿线持续不断的茶叶贸易,这条全长2,500公里的道路在唐朝被称为“茶马道”。

如今,这条古商道仍有好几段留存下来。尽管茶马古道有着充满异国风情的传奇,却也穿越了亚洲一些最贫穷的地区。然而,一条由亚行资助的新公路沿原茶马古道展开,增强了地区的经济增长潜力。

“三号干线”从中国境内延伸到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有了这条路,那家姐妹就能把她们的茶叶通过这条整修一新、全年畅通的道路运给批发商;在此之前,她们需要背着装满茶叶的背篓在粗糙泥泞的土路上艰难跋涉。道路的舒适和高效使生意更好做了,为她们带来了更多的利润,也使得地区经济更强大。摩托车、电视机和卡拉OK机都进入了那家姐妹的家庭。在“三号干线”开通以前,这些东西她们可只有在梦里才能看到呢。

道路的开通不仅发展了对外茶叶贸易,而且全年畅通的道路还为健康、教育、旅游、生活质量和企业带来了极大好处。

“‘三号干线’提高了农村人民的生活质量。这些人之所以贫困,通常仅仅是因为他们与世隔绝,”亚行东南亚局局长千贺邦夫(KunioSenga)说。“一条道路能够提高这么多人的生活质量,这可是应该讲述的有关发展工作的一个好故事呀。一条好的道路为一个村庄、一个省、乃至一个国家带来的好处简直是令人意想不到的。”

卡米·司孔赛(Khammy Sikhounsaeng)有三个孩子在上学,他必须努力工作以确保他们完成学业。在老挝北部琅南塔(Luang Namtha)省的家乡他向本地种植者收购买秸杆,捆扎好后越过边界批发到中国这边。

新的“三号干线”已经对司孔赛的生意产生了重大影响。它使得运送时间比以前缩短了约4倍。在边境,简化后的海关新流程提高了他做买卖的效率。因此,生意利润飙升,现在他的家庭收入是每月1,200美元左右,这在当地是很高的收入。

泰国的企业家也得到了好处。在清莱,白天集市是这个北部城镇社区一直以来的中心;通过“三号干线”,这里也得到了蓬勃发展。中国和老挝的货物能够更快、更高效地运到。

克恩格莱·萨姆萨库图达(Kriangrai Samsakultuda)在特萨班(Tesaban)市场有个摊位。他说以前中国的产品是经由曼谷运来的,价格很高。现在它们从“三号干线”直接运来。“来货价格更便宜了,”萨姆萨库图达说。不久老挝就会有个大型集散中心,他说,那就更好了。

不过,新路不仅仅意味着利润,当然利润往往决定了孩子能否上学,新路还决定了家庭能否负担得起好的卫生保健服务。因为路铺好了,去医院也就更方便快捷了。花在就医途中的时间可以大大缩短,而时间往往是关乎生死的因素。在老挝农村的一位老人说:“我们原来得走路去卫生所,要花一个多小时,现在骑摩托车十分钟就能到。”

然而,道路并不是完全有利无害的。在琅南塔省医院,由亚行资助的新设备和一辆救护车可能方便了曾经苦于缺乏现代工具的医务人员,但这些新设备是为了救助交通事故的受害者,受害者的数量正在不断增加。同时,由于现在的长途卡车司机常在“三号干线”上跑运输,人们担忧这增加了艾滋病传播的隐患。

尽管风险增加了,大多数人仍然对新路很满意。“这是一个全面的改善,”副省长潘通·佩透玛(Phanhthong Phitthoumma)说,“社会经济发展得到了显著提高。货物运输量和旅游收入都提高了。”佩透玛还说:“与中国的贸易和投资都得到了大幅度提高。”

和“三号干线”沿线的很多人一样,那家姐妹和她们的家庭得到了很多实惠。她们可能会说是她们的古茶树带来了好运,但实际上新路辅助了她们的辛勤工作,为她们带来了做梦也想不到的好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