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香港(2015年3月24日讯)— 亚洲开发银行(亚行)一份新报告指出,在大宗商品价格疲软和主要工业经济体经济复苏的支持下,2015年和2016年亚洲发展中经济体将保持强劲的经济增长。

亚行于今日发布年度经济出版物《2015年亚洲发展展望》,预测2015年和2016年亚洲发展经济体的国内生产总值(GDP)都将实现6.3%的增长。2014年该区域的增长率也是6.3%。

亚行首席经济学家魏尚进(Shang-jin Wei)表示:“亚洲发展中经济体正为全球经济增长作出重大贡献。大宗商品价格下跌为整个区域的政策制定者创造了空间,得以削减高额燃料补贴或启动其他结构性改革。这是构建一个长期支持更具包容性和可持续性增长的经济框架的重要机会。”

从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的低谷开始,亚洲发展中经济体为全球GDP增长贡献了2.3个百分点——约占全球4.0%增速的60%。在后金融危机时期,该区域的八个经济体年均增长率几乎都超过了7.0%,其中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老挝和斯里兰卡。

美国经济复苏已经走过转折点,其增长率领先于主要工业经济体。尽管欧元区和日本的经济走势较为复杂,但疲软的石油价格和宽松的货币政策将支持经济增长。预计2015年这三大经济体将增长2.2%,相比2014年上升0.6个百分点,预计2016年增速为2.4%。

随着对该地区产出外部需求的日益增加,印度和东南亚国家联盟(东盟)的多数成员国的预期增长有助于抵消中国(该区域最大经济体)经济逐渐减速所带来的影响。

在固定资产投资特别是房地产投资疲软的情况下,2014年中国经济增速放缓。随着政府继续推进其结构改革议程,预计投资增速将进一步放缓,导致2015年经济增长7.2%,2016年为7.0%。相对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中国8.5%的年均经济增长,这是一个更为稳健的增长率。

随着印度政府开始致力于消除结构性发展障碍,提振投资者的信心,预计在经济增速方面,印度将超过中国。在强劲外部需求的支持下,印度已将2015财政年度(截止到2016年3月31日)的增长目标提高至7.8%,相对2014财政年度7.4%的增长率有大幅上升。在预期宽松的货币政策和资本支出上升的支持下,预计2016财政年度的增长率将达到8.2%。

预测所面临的风险包括中国在调整到新常态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失误,印度改革措施执行不力,希腊债务危机对全球经济的潜在溢出效应,以及俄罗斯联邦日益加剧的经济衰退。美国即将启动加息可能逆转这一区域的资本流动,为维持经济稳定,需作出适当的货币政策响应。如果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推动石油价格大幅飙升,则低油价所带来的效益可能将消失殆尽。

在次区域内,由于中国经济减速,东亚地区的经济增长率将减缓至2015年的6.5%和2016年的6.3%。2014年该次区域增长了6.6%。由于外国直接投资缩减,财政和货币政策紧缩,2015年蒙古经济将大幅减速。由于内需增强和全球经济状况改善,中国台北的经济增速将保持稳定,但中国香港和韩国的经济增速则会加快。

2014年南亚地区的经济增速为6.9%。由于印度经济增长势头强劲,预计2015年南亚地区经济增速将提高至7.2%,2016年为7.6%。孟加拉国和巴基斯坦正在实施广泛的经济改革,其中包括克服电力短缺的努力,但2015年的政治挑战可能会制约这方面的进展。由于投资者还在等待新政府明确其治理改革计划和经济政策,预计2015年斯里兰卡的经济将会减速。

东南亚地区的经济增速在2014年降至4.4%之后,有望于2015年迎来反弹。在印度尼西亚和泰国经济复苏的带领下,预计该地区增长率将回升至2015年的4.9%和2016年的5.3%,该次区域的大部分国家有望受益于出口增长和低通胀。

疲软的石油价格和俄罗斯联邦的经济衰退使2014年中亚次区域增长率下降了1.5个百分点,至5.1%。2015年,因石油出口减少抑制了国内消费,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经济增速将放缓。而俄罗斯联邦的经济疲软将会抑制出口和汇款流动,从而使亚美尼亚、格鲁吉亚、吉尔吉斯和塔吉克斯坦的增速减缓。预计2015年该次区域的平均增长率为3.5%,2016年为4.5%。

2014年,随着太平洋地区最大经济体巴布亚新几内亚开始出口天然气,而大多数其他经济体发展增速,该次区域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达到6.1%,实现了三年来的首次加速发展。2015年,巴布亚新几内亚首次全年度生产天然气,预计太平洋地区的经济增速将达到峰值10.7%,而2016年将回落至4.5%,仅有少数几个经济体的增速将高于前一年。

亚行总部设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致力于通过包容性增长、环境可持续发展和区域一体化来帮助亚太地区减少贫困。亚行成立于1966年,现有67个成员,其中48个来自亚太地区。

Media Contact

SHARE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