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香港(2017年2月28日讯)—— 亚洲开发银行(亚行)最新发布的旗舰报告指出,亚洲及太平洋地区(亚太地区)若保持现有增长势头,到2030年其基础设施建设需求将超过22.6万亿美元(每年1.5万亿美元)。若将气候变化减缓及适应成本考虑在内,此预测数据将提高到26万亿美元,即每年1.7万亿美元。

《满足亚洲基础设施建设需求》报告重点关注该地区的能源、交通、电信、水利以及卫生基础设施建设,并对亚洲发展中国家当前基础设施股票和投资、未来投资需求和融资体制等进行了广泛调查。

亚行行长中尾武彦(Takehiko Nakao)表示,“亚太地区基础设施建设需求远远超出了当前供应水平。亚洲需要全新升级的基础设施,以制定质量标准,鼓励经济增长,并应对气候变化这一紧迫性的全球挑战。”

近几十年来,报告中所涵盖的45个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已经取得了迅猛的发展——经济增长迅速,贫困现象减少,人民生活水平得到明显改善。然而基础设施建设仍存在显著差距。4亿多人口仍然缺乏电力供应,3亿人口无法获得安全饮用水,约15亿人口无法享用基本的卫生设施。许多经济体因港口、铁路和道路不足而无法实现与更广阔的国内外市场高效连通。

中尾先生还表示,“亚行承诺与成员体一起携手努力,充分利用亚行过去五十年的从业经验和专业知识,以满足本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需求。由于私营部门对填补基础设施建设差距具有重要作用,亚行将通过促进投资友好型政策、监管以及体制改革,为公私合作伙伴关系开发可盈利的备选项目。”

报告亮点:

  • 亚洲发展中国家若继续保持现有增长势头、消除贫困以及应对气候变化挑战,2016年到2030年,其基础设施建设需投资26万亿美元,即每年1.7万亿美元(气候调整预测)。在不考虑气候变化减缓及适应成本的情况下,需投资22.6万亿美元,即每年1.5万亿美元(基准预测)。
  • 2016年至2030年所需的应对气候变化总投资中,电力投资为14.7万亿美元,交通投资为8.4万亿美元。电信投资将达到2.3万亿美元,水利和卫生方面的花费将需要8,000亿美元。
  • 到2030年,东亚将占该地区气候调整总投资需求的61%。然而,按GDP百分比来讲,太平洋地区领先所有其他次区域,其所需投资占其GDP的9.1%。南亚所需投资占GDP的8.8%,中亚占7.8%,东南亚占5.7%,东亚占5.2%。
  • 此项每年1.7万亿美元的气候调整预测数据较2009年预测的亚行基础设施投资需求7,500亿美元翻了一番。将气候相关的投资纳入考虑范围是一个主要影响因素。但更重要的因素是地区的可预见性经济持续快速增长,因为这必将会产生新的基础设施建设需求。与2009年相比,报告涵盖的亚行成员体由32个上升至45个,2015年与2008年的不同价格水平也能对该数据增长作出合理解释。
  • 当前,该地区每年基础设施建设投资预计为8,810亿美元(来自25个经济体的充分数据支持,涵盖本地区96%的人口)基础设施投资差距(即投资需求与当前投资水平的差异)相当于2016年至2020年五年间预期GDP的2.4%。
  • 在考虑气候变化的情况下,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基础设施投资差距占GDP比例为1.2%;而其余24个经济体的基础设施投资差距占预期GDP的比例高达5%。 公共财政改革产生的额外收入预计可为24个经济体填补40%的投资差距(即GDP的2%)。若依靠私营部门来填补剩下的差距(GDP的3%),2016年至2020年期间,其基础设施投资需由现在的每年630亿美元投资提高至2,500亿美元。
  • 进行监管和体制改革,增强基础设施建设对私人投资者的吸引力,从而为公私合作伙伴关系(PPP)提供可盈利的备选项目。国家应实施公私合作相关改革,如颁布PPP法律、简化PPP采购和招标流程、引进争议解决机制以及设立独立的PPP政府单位等填补投资差距。深化资本市场,将本地区的大量储蓄资金引导至生产性基础设施建设投资上来。
  • 多边开发银行已为亚洲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建设提供了估计2.5%的融资。除中国和印度外,多边开发银行的贡献率高达10%。亚行融资占比不断提高的部分正在投向私营部门基础设施项目。除提供资金支持外,亚行在运用专业经验和知识识别、设计和实施优质项目方面也发挥着重要作用。此外,亚行致力于扩大业务规模,将更多先进清洁技术融入项目,并继续简化业务流程。同时,亚行还将注重推动投资友好型政策、监管以及体制改革。

亚行总部设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致力于通过包容性经济增长、环境可持续发展和区域一体化来帮助亚太地区减少贫困。亚行成立于1966年,目前正在庆祝亚太地区发展伙伴关系建立50周年。其现有成员体67个,其中48个来自本地区。

Media Conta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