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行:亚太地区水安全取得进步,但仍面临挑战

News Release | 2016年8月30日

瑞典斯德哥摩 — 亚洲开发银行(亚行)的一份新报告指出,虽然过去五年,亚太地区的水安全整体上得到改善,但仍面临着地下水超采、人口增长导致用水需求增加、气候多变性等重大挑战。

最新的《2016年亚洲水务发展展望》(AWDO 2016)于今日在斯德哥尔摩世界水周上发布,该报告使用了最近的数据集,展现了亚太地区48个国家的水安全状况。数据显示,被界定为存在水安全风险的国家已由2013年报告中的38个(在49个国家中)降至 29个。

亚行主管知识管理和可持续发展的副行长班庞·苏山多诺(Bambang Susantono)主持了该报告的发布式。他表示,“亚太地区仍是世界上水安全最脆弱的地区,不解决这一问题,该地区就无法保持经济增长。要应对该地区面临的社会经济挑战,实现与水有关的‘可持续发展目标6’,就要缩减城镇地区贫富人口之间、城乡之间水服务的差距。”

该报告还指出,亚太地区有17亿人口无法获得基本的卫生设施。据最新统计,截至2050年,亚太地区将有34亿人口居住在水资源紧缺地区,而用水需求将增加55%。

 《2016年亚洲水务发展展望》评估了水安全的五个关键层面,即家庭用水、经济可行性、城市服务、河流和生态系统恢复,以及水灾适应能力。澳大利亚、日本和新西兰等发达经济体始终处于领先地位,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为首的东亚各国紧随其后,《2013年亚洲水务发展展望》发布后,这些国家在改善水安全方面的进步最为显著。

家庭用水方面,就自来水和改善卫生设施而言,亚太地区水安全评分(满分20分)中,南亚获得最低分4.5分,发达经济体获得最高分20.0分。2013年以来,除太平洋岛屿外,该区域内国家的绩效都有所改善,得分提高2分左右。尽管一些国家(如亚美尼亚和泰国)的城乡差距已经缩小,但在自来水供应和卫生设施的服务与基础设施等方面,城乡差距和贫富差距仍然显著。南亚国家尤其需要更加努力,提高这一层面的绩效。

第二个关键层面是水安全的经济可行性,即对粮食生产、工业和能源领域为保持经济增长的生产性用水进行评估。自2013年,大多数变化都是正向的,发达经济体再次获得最高分,太平洋岛国则较为落后,整个地区仍有改进空间。其中,应改善现状的国家主要集中在中亚地区。

第三则是城市水安全,东亚在这方面已取得积极进展,而南亚和东南亚地区需再接再厉,尤其是缅甸、巴基斯坦和菲律宾。有近一半经济体的自来水供应率超过85%,而经改善的卫生设施在城市人口中的普及率却不到50%。在很多地区,大多数排入自然环境的污水只经过了极为简单的处理,甚至未加处理。报告称,要满足城市用水需求,就需要大量投资并加强领导。

第四个关键层面描述了国家管理河流流域和提供生态系统服务的能力。统计结果较为多样,太平洋岛国因河流健康状况良好而获得高分,发达经济体则因强大的治理能力而表现优异。报告指出,河流健康状况下降最明显的区域分布在孟加拉国、中国长江下游流域、尼泊尔以及越南的湄公河三角洲。

 第五个关键层面是水灾适应能力,发达经济体在这方面的绩效最好,而亚太其他地区则表现欠佳。1995—2015年间,亚洲共发生水灾2,459次,死亡人数332,000人,受灾人数37亿。南亚的适应能力得分最低,而自2013年以来,巴基斯坦、菲律宾和中国台北在这方面均有较大改善。

报告的结论称,水安全与经济发展可形成良性或恶性的循环。报告提到:“水资源管理与经济发展密切相关,对良好的水资源管理进行投资可获得经济增长和减贫等方面的长期回报。与水相关的投资可提高经济生产率,促进经济增长,而经济增长又能提供资源用于投资机构和资本密集型水利基础设施。”

《2016年亚洲水务发展展望》由亚行与亚太水论坛以及清华大学亚太水资源安全研究中心、国际水资源管理研究所和国际水资源中心等三家专业机构联合编写。国际应用系统分析研究所也作出了重要贡献。

亚行总部设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致力于通过包容性经济增长、环境可持续发展和区域一体化来帮助亚太地区减少贫困。成立于1966年,2016年12月,亚行将迎来亚太地区发展伙伴关系建立50周年。其现有成员体67个,其中48个来自本地区。2015年,亚行业务总额272亿美元,其中包括联合融资107亿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