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讲稿:中国过去40年的成就和新时代下的挑战 | 亚洲开发银行

演讲稿:中国过去40年的成就和新时代下的挑战

Speech | 2018年3月25日

亚洲开发银行行长中尾武彦在2018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的讲话,2018年3月25日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

一、引言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何立峰先生,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张军扩先生,

尊敬的各位来宾,

女士们,先生们:

大家上午好!非常荣幸第五次作为亚洲开发银行(亚行)行长参加这一杰出论坛。今年的高层论坛恰逢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因此尤其值得纪念。

中国于1986年加入亚行,当时正处于经济转型早期。能在中国取得的卓越发展中有所贡献,亚行为此感到骄傲。我们将通过在气候变化、环境和区域合作等关键领域的贷款项目和知识工作,继续担当中国重要的发展合作伙伴。

二、过去40年中国取得的成就

过去40年,中国取得的成就举世瞩目。国家经济快速增长,人均收入水平从全球最贫困国家之一迈入中高收入国家行列。中国是当今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在逐步迈向高收入国家行列。

中国的贫困水平也显著下降。1978年,国家贫困线以下的农村人口有2.5亿,这一数字在2017年底下降到3,000万。中国正朝着到2020年消除绝对贫困的目标迈进。政府也在致力于实施“可持续发展目标”。

中国已经从一个仅有基础农业和科技的经济体发展成全球制造业大国。目前,它正向消费和服务驱动型国家转型。在电子商务和共享经济等领域,中国已成为领跑者。新技术和创业者也在推动创新性产业集群的形成。

我曾在多个场合提到过经济发展的八要素。八要素的思想也是从中国和其他国家发展经验中获得的启发。包括:

  1. 基础设施投资;
  2. 教育和卫生投资;
  3. 健全的宏观经济管理;
  4. 开放的投资和贸易体制;
  5. 良治和完善的公共服务;
  6. 社会包容性;
  7. 对未来的清晰愿景;
  8. 国家安全、政治稳定以及与其他国家的友好关系。

事实上,与其他发展中国家相比,中国用于电力、交通等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更大。同时,人力资本方面的投资也帮助中国更好地发挥庞大人口的潜力。特别是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中国一直坚持审慎的宏观经济管理。中国实行市场机制和开放型贸易投资体制的决心从未动摇。在包容性方面,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农民和女性的地位大幅提升。政府的五年规划展示了国家发展和改革的清晰愿景和战略。

我一直在思考,中国取得成功的关键是什么。去年,一位中国政府高级官员告诉我,与许多人的看法相反,中国的快速增长不仅仅取决于国家层面的指导。社会驱动因素才是关键所在。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人们对增长、创新和美好生活的追求势不可挡。

三、新时代下中国面临的挑战

今天,我想与大家谈谈中国如何应对新旧挑战,从而实现新时代下的高质量发展。我相信中国领导人也明白这些挑战所在。去年10月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代表大会以及刚刚闭幕的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都曾提及这些挑战。

我会重点讨论三大挑战:

一是包容性。中国必须确保全体人民更平等地分享增长成果。中国已使数百万人口摆脱了贫困,人民整体生活水平有所提高。但当今中国面临着不平等加剧的挑战也是不争的事实。

尽管中国有很多亿万富翁,但落后地区和城市部分地区的很多人仍处于最低生活水平,缺少饮水和公共卫生等基本服务。2016年,中国的收入基尼系数高达0.46。

不平等不仅不利于社会公正,还会给增长带来负面影响。如果人们感到不公平,他们努力工作和教育子女的积极性就会减弱。一个拥有广泛中产阶级的平等社会是保持稳定的基础。

在我看来,中国已经是一个充满活力和创新能力的国家,并且具有持续增长的势头。与进一步实现科技发展和产业转型相比,增强社会包容性和社会平等是中国面临的更大挑战。

城乡之间的流动性是实现包容性平衡增长的必要条件。政府正在为小中型城市统一城乡户口登记制度。提交给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确认,将继续扩大农民工享受公共服务的范围,包括教育、医疗和保障性住房等。

当务之急是改革税收制度,促进收入再分配。这包括增加个人所得税在政府收入中的比重,并引入遗产税和资本利得税。2016年,与经合组织 8%的平均水平相比,中国个人所得税收入比例仅占GDP的1.4%。应加强地方政府的税权,包括通过引入房地产税,确保地方政府有充足的收入提供公共服务。亚行在为中国的这些改革提供技术援助。

要实现包容性增长,教育和技能发展是强有力的手段,尤其在落后地区并应聚焦性别平等问题。亚行目前正在支持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内的一项综合性职业技术教育和培训改革。

另一个重要领域是通过小额信贷和能力建设,促进中小企业发展。一项由亚行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资助的项目推动了传统服装生产和旅游业的发展,为少数民族特别是妇女提供了支持。

新时代下中国面临的第二大挑战是应对气候变化、提高环境质量。事实上,中国在绿色经济建设的许多方面已遥遥领先,并成为巴黎气候大会(COP21)通过的《巴黎协定》下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行动中的重要参与者。

亚行也在支持基于生态文明理念的长江经济带总体规划。我们计划为若干相关项目提供总计20亿美元的资金。亚行还将支持长江中上游流域的水污染防治和水资源管理。

为改善空气质量,2015年以来,亚行参与了京津冀地区的一系列项目和改革计划。例如,2017年,亚行批准了一项5亿美元的贷款,用于设立区域减排和污染防治基金。该基金将调动私营部门资源,并支持主要排放行业有效利用高科技。

我要说的第三项挑战是中国的人口老龄化。2014年以来,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开始下降,2017年,中国65岁以上人口的数量达到了1.58亿,创历史新高。中国的老年抚养比在2016年为15%,到21世纪30年代中期,这一数字将超过30%。

亚行在持续帮助中国满足老龄化社会的发展需求。我们的行动包括为农村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加强医疗和养老管理以及建设高龄友善城市提供支持。在湖北和河北,亚行在支持地方当局与私营部门合作提供养老服务。

四、宏观经济稳定性和市场的重要性

新时代下,中国面临着许多挑战,包括我上面提到的三点。我要强调的是,应对此类挑战和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前提是宏观经济的稳定性和市场的有效性。

就宏观经济稳定性而言,正如去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到的,政策制定者们明确认识到部分行业产能过剩、房地产价格上涨、一些金融部门过度杠杆化、企业和地方管理部门的高负债等带来的潜在风险。

中国正积极采取综合性措施,以预防系统性金融风险。去年,中国设立了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由中央银行、财政部和金融监管机构共同确保金融稳定发展和协调金融改革。为加强监管中国的银行业和保险业,中国将合并现有的银监会和保监会,组建新的监管委员会。中央银行也将加强其审慎监管职能。

就市场的重要性而言,我在今年1月参加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时,副总理刘鹤先生的讲话让我备受鼓舞。他表示,中国将继续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他还提到,中国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并且将保护产权、特别是知识产权,促进公平竞争,大幅提高服务业开放水平,降低金融行业准入门槛,同时增加进口。

我坚信,政府及政策是国家经济发展的基础。然而,市场机制是效率、创新和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因此,为经济参与者提供基于规则的适当激励措施必不可少。产业政策的设计和实施不应限制国内外企业的公平竞争,也不应影响长期效率。

五、结论

女士们,先生们:

当今中国的国际地位已与40年前截然不同。在工业、商业、金融、文化、地缘政治等领域,中国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其影响力和地位可能远高于中国人民自己的料想。

因此,国际社会自然期望中国能在多个领域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我相信,中国能够通过分享发展经验来帮助其他发展中国家。通过学习借鉴自身和他国的经验,以及吸收东西方人类文明的有益成果,中国将继续为世界作出卓越贡献,并赢得尊重。

在此,我想引用《论语》开篇第一句,即: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这还是我在日本读高中时学到的一句话。那时,我还不能完全领会这句话的深意。多年以后,我越来越感悟到:学习固然重要,但温习和实践对我们所有的人来说更加重要。

最后,我想以孔子的后半句结束今天的讲话。

看到四海宾朋齐聚一堂,畅所欲言,不亦乐乎。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