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亚行:变化中的亚洲

Video | 2015年11月24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财政部副部长兼亚洲开发银行(亚行)副理事史耀斌谈中国与亚行关系、税制改革将如何惠及中国经济并减少不平等,以及如何控制地方政府债务。

Watch the Chinese version on Youku

Transcript

标题: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亚行

描述: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财政部副部长兼亚洲开发银行(亚行)副理事史耀斌谈中国与亚行关系、税制改革将如何惠及中国经济并减少不平等,以及如何控制地方政府债务。

史耀斌

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副部长

问:随着中国迈向高收入社会,它与亚行等多边金融机构的关系将如何?

答:论GDP增长,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按人均GDP来说,中国仍处于不发达国家水平。出于这个原因,在中国经济发展的大潮下,中国自改革伊始就获得了各大国际金融机构的许多帮助。在过去30多年里,亚行不但给中国提供贷款,还提供了技术援助、知识共享、经验以及现代管理知识,极大地支持了中国的改革和经济发展。所以,即使中国现在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们仍然需要与亚行及其他国际金融机构紧密合作。因为正如我所说的,中国仍有许多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即使是在中国东部等发达地区,我们也需要向其他国家和各国际金融机构学习,学习如何发展经济,如何完善社会制度,如何平衡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如何缩减贫富差距。我们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向各大国际金融机构的不同部门学习经验和知识,我们还需要贷款来发展基础设施、教育、医疗等领域,所以,我们必须加强亚行与中国政府以及社会的合作。

问:税制改革将对中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产生怎样的影响?

答:中国要实施全面的税制改革,并主要集中在几个方面。首先,我们要改革现有增值税制度,使其完全转变为消费型增值税,中国目前的增值税并非完全的消费型增值税。现有增值税体系以中国整体税收收入为基础,所以我们必须加以改革和简化。

税制改革的第二个方面是完善消费税。消费税是中国的一个税种,其征税对象是高档消费品,我们想要做的是完善消费税制度,转移调整后的纳税收入,并扩大消费税征税范围。

第三,我们要对资源税和环境保护税实行税制改革,因为资源非常宝贵,而环境保护是所有国家发展的关键点。我们要利用税收制度来保护环境,在生产和人们的日常活动中节约资源。

第四,我们要改革个人所得税。目前在中国,个人所得税是一种分类所得税。我们的个人所得税改革目标是将分类制个人所得税转为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从而使个人所得税能更合理地调节贫富差距。

第五,我们要改革房地产税。将中国现有的城镇土地使用税和房产税合并为房地产税,以对不同阶段积累的房地产存量进行调节。这样做的目的是促进社会公平,并获得足够的税收,帮助贫困人口解决住房和房屋修缮等问题。

第六,我们要完善地方政府的税收制度。在中国不同地区,如东部、中部、西部,地方政府的发展水平也各不相同。中国东部地区被称为发达省份,而中部和西部被称为发展中省份,我们要改革地方税制,平衡不同地区省份的发展水平,促进不同地区政府的均衡发展。

至于税制改革对经济发展有着怎样的影响,这正是我们的目标所在。我们的目标是促进经济发展、实现公平的收入分配、加强税收征管治理。我们希望能够实现这个目标。税收管理应当有助于经济发展,而不是妨碍经济和社会发展。

问:为防止地方政府债务在未来几年对增长构成挑战,采取了哪些措施?

答:总体而言,中央政府将双管齐下,控制和管理地方政府债务。一是针对立法,因为去年中国通过了预算法修正案。预算法是政府预算法律。在预算法中,所有地方政府债务都必须纳入政府预算管理,这意味着预算法实施后,必须按照预算法来管理地方政府债务。这是法律,不是法规。人民代表大会每年都必须审批地方政府债务及其规模,而政府则必须根据人民代表大会批准的限额利用和管理地方政府债务。

另一方面则是为地方政府债务管理提供政策支持。比如2015年,人民代表大会批准了16万亿元人民币的地方政府债务限额,这意味着所有政府债务,包括各级地方政府的所有债务,都必须加以控制,并且/或者不能超过16万亿元人民币的限额。这是第二项措施。

另一项政策措施是,中国政府(这里指财政部)上个月批准了3.2万亿元人民币的地方政府债券来置换债务。这意味着,地方政府可以向银行发行定向债券,这些债券只能用于置换本年度的地方政府债务;这样,地方政府债务能够得到有效精准的控制,从而减轻政府负债。未来,也就是明年或今后几年,如果政府要发行债券,调动资金用于实现政府的不同目标,人民代表大会、中央政府和所有上级政府必须监督、审批和控制政府债务限额,使所有地方政府债务得到有效控制和管理。我认为,中国未来不会爆发地方政府债务危机。